广东发展论坛

  • 广东发展论坛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18|回复: 0
收起左侧

互联网理财指数六年来首次下滑,优质平台脱颖而出

[复制链接]

256

主题

970

帖子

148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81
QQ
发表于 2018-12-15 14: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增武,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腾讯金融科技智库特邀专家
  腾讯理财通联合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自2016年起联合发布互联网理财指数,以互联网理财规模在居民可投资资产规模中的占比为基础,以首期占比为基准,据次年占比较前年占比的涨跌幅来衡量指数的变化情况。理论上,现有或优化后的互联网理财指数可以作为互联网指数基金研发的基础,也可作为未来互联网理财金融衍生品的对冲标的。实践上,互联网理财指数一方面作为互联网理财市场发展的晴雨表,另一方面也是反映整个财富管理市场发展趋势的镜子。
  2018年,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鉴于此,《2018年互联网理财指数报告》我们拟在梳理改革开放四十年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现状和展望未来趋势的宏观视角下分析互联网理财指数的微观情况。改革开放四十年,是国内财富管理市场由财富升级引领的机构升级和产品升级的四十年。财富升级方面,以GDP和储蓄两项数据为例,1952年的GDP为679.10亿元,1978年的GDP为3678.70亿元,这表明1952年到1978年GDP增长了5.42倍,而改革开放后的同样时间间距,即1978年到2004年GDP增长了43.99倍,进一步,1978年到2017年GDP增长了224.84倍,2017年的GDP为82.71万亿元人民币。伴随着GDP的几何级数增长,居民储蓄也得到了大幅提升,如1999年和2018年6月末的居民储蓄分别为5.96万亿元和69.34万亿元,增幅为11.62倍。如果计算人均GDP和人均储蓄的话,可以看到,人均GDP由1978年的不足400元(382.17元)上升到2017年的接近60000元(59502元),人均居民储蓄也由1999年的4740元提高到2017年的46903元,详见图1.这是财富升级的第一个表现,也是首要表现。第二个表现则是居民可投资资产规模飙升、品种日益多样化。
e55228fe1b68de3b18118c373cd9f0f9.jpg

  人均GDP和人均储蓄时序图(1952年至2017年)。资料来源:GDP和人口数据来源CEIC,居民储蓄数据来源于中国人民银行,人均为作者计算。

  机构升级方面,作为财富管理的供给方——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也相继优化自己的组织架构和产品体系,以迎接财富升级。机构升级的前提是监管机构的逐步完善,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中国银监会的相继成立,“一行三会”的监管机构搭建完成,在中国银监会成立之前,在以产品为导向的国内财富管理市场中,证券投资基金和资金信托(2001年)以及证券集合资产管理计划(2003年)是居民的主要投资工具,2005年,随着《商业银行理财管理暂行办法》的推出,在以间接金融为主导的国内金融体系中,以银行理财为主导的国内财富管理市场迅速发展。2010年诺亚上市,独立三方机构兴起;2014年,青岛财富管理金融改革实验区落地,对家族办公室的设立给予一定政策优惠,众多机构相继在青岛设立家族办公室;除此之外,律师事务所等机构也相继加入到财富管理供给方的序列中来,实现自改革开放以来,财富管理参与机构由单一向融合发展的市场格局。目下,传统金融机构依然处于主导地位,展望未来,非金融机构可能会短期在某些领域做得比较突出,但长远看,传统金融机构的信用优势尚是制胜法宝。
  产品升级方面,自2003年“一行三会”的框架搭建完成到2005年商业银行理财办法的颁布实施,银行理财、证券资管、保险产品、证券基金和信托计划等国内以产品为导向的财富管理市场框架也基本搭建完毕,此后,基本处于产品的升级改造阶段。升级改造的一个直观事实就是产品投资门槛的不断提高:证券投资基金的门槛是1000元甚至10元;银行理财的投资门槛是5万元;私募基金等投资门槛是200万元;2007年金融危机后兴起的私人银行门槛是600万元;2018年8月17日,银保监会下发《信托部关于加强管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下称“37号文”),明确家族信托的投资门槛为1000万元人民币,伴随经济增长和居民储蓄的提升,金融产品的投资门槛也由10元提高到1000万元,即产品升级。
  展望未来,国内财富管理市场将由以产品为导向的1.0时代转向以服务为导向的2.0时代,客户由个体转向家族或家族企业,需求由标准转向定制,由此则要参与机构在继续做好过去四十年中机构升级和产品升级的基础上做好服务升级——全方位、个性化、定制化的综合金融或非金融方案提供商。第一,客户群体由个人转向家庭或家族甚至家族企业,如家族信托或家族办公室等业务和机构创新等。第二,客户需求由标准转向定制,在保密条款失效和个税改革方案即将推出以及房产税和遗产税的蓄势待发等背景下,高净值人群的需求并非简单的产品购买,而是需要全方位的税务筹划等。第三,资产配置由国内转向国外,在合理合规的前提下,部分高净值客户的确拥有海外资产,国内资产和海外资产的优化配置是下一步值得关注的话题。第四,参与机构由单一转向融合,既有传统的金融机构,也有新兴的非金融机构,目前处于竞合状态。第五,服务方式由线下转向线上,如智能投顾等。在本轮强监管下,互联网理财市场发展受到一定冲击,典型案例如P2P托管规模的大幅下滑等,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财富管理研究中心与腾讯理财通、腾讯金融科技智库联合编制的互联网理财指数相关结果,也可印证本条结论,2018年互联网理财指数由2017年的695点下降到563点,降幅明显(图2)。由于监管的加强,监管成本提升,经营较差的互金平台被迫退出市场,互金平台数量和互联网理财规模缩小,互联网理财指数开始走向下降通道。第六,服务设计应由定性转向定量,在给客户做全方位的金融或非金融服务方案时,我们不仅要做好定性的方案设计,还要给予相应的定量计算或风险测评。
57f75cf947b3d66bc523a724bea2620d.jpg

  互联网理财指数时序图。资料来源:腾讯理财通、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财富管理研究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