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发展论坛

  • 广东发展论坛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3|回复: 0
收起左侧

倾诉:我爱上了姐姐的男人怎么办

[复制链接]

189

主题

764

帖子

114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1
QQ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预先订好了晚上的大餐和节目。

  只可惜,莫文今天要加班,我们约好了晚上6点半在他公司楼下见面,就在我快要出门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小泽。

  “姐,你们在哪儿?”

  “你姐夫今天加班,我正要去公司找他。”我一点不多想的,用一只手接电话,然后再用另外一只手穿鞋,背包,拿钥匙,最后带上门,下楼。“我今晚上无处可去,你们两个能带上我吗?……”不知因为小泽的声音太小,还是因为楼道里的信号不好,她的话断断续续,我根本没听清。

  “你说什么?小泽,你再说一遍。”

  “不带算了。”未等我说完,小泽那边早已一赌气挂了电话。

  出得门来,上了一辆
出租车,马上就被大街上的繁华景象所吸引,各大商场和娱乐城里依然挤满了前来购物和狂欢的人们,一对对亲昵不已的情侣,旁若无人地笑、闹,尽管是人挨人、人挤人,但又谁都不干涉谁,自成天地,相映成趣。

  然后我就看见莫文了,他站在马路斜对面冲我招手,虽然我和他结婚都快三年了,可每次看到他,还是会有一种恋爱中的恍然。

  “这个是给你的。”莫文说。

  我接过他手中的提袋,打开看,哇,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绣有民族图案的大披肩,我忍不住要惊呼了,你怎么知道?我简直太喜欢了。

  将这披肩抖动着围在肩上:“好看吗?”

  “傻话。”莫文隔着披肩亲了我的头发一下,“快说,接下来咱们要去哪儿?”

  临海的香榭丽舍餐厅,夜景最为迷人。我预定了靠窗的位子,顶棚更是玻璃的,抬头,屋顶的星光和桌上的烛光交相辉映在一起,莫文说,我有一双太美丽的眼睛。

  我笑,心里得意万分。这时候,手机响了,拿起来接,另一只手任由坐在对面的他握着。

  电话还是小泽打来的,姐,你到底让不让我去找你?

  可是……我看了一眼莫文……

  “哎呀,我不会影响你们二人世界的,你们缠绵你们的,权当我不存在好了,我就是不想,大圣诞节的自己一个人在家。”小泽依然不依不饶。

  “谁的电话?”莫文问。

  “哦,是小泽,非要过来找我。”对于这个妹妹的任性,我多少有些无奈。

  “那就让她过来呗。”莫文无所谓的样子,却拿回了原本握着我的手。

  “哼,还是我姐夫对我好。”小泽显然已经听到我们的对话,“一会见。”

  15分钟后,小泽花枝招展地来了。

  莫文让她坐,至于我,多少有些郁郁寡欢。



  这当然不是小泽和莫文第一次会面,但他们两个,还是显得有点莫名的兴奋。小泽显得话很多,莫文也喝了好多红酒,我在一边,反倒像是个多余的人……

两人三足——我心底一凉,她又来“偷”了

  2006年1月6日 星期五 雪

  说到底,我是一个太容易心软的女人。

  如果圣诞节那天,我没有接小泽的电话,没有经不住她的哀求答应她过来,没有,没有……没有后面那些没有,也就没有了我今日的烦恼……

  今天下班早,刚回家就发现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我心底一惊——难道是小偷?

  正犹豫间,只听门里似乎有脚步声,于是快步跑到上面的楼梯间藏好,然后就看到有人从我家出来了——怎么,这不是小泽么?

  我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来我家干吗?正欲迎上前去,随后就看到跟在她身后出来一脸兴奋的莫文……

  那一刻,我只觉天旋地转,难道,几年前的故事真的要重演?

  往事隐痛——我们都在掩耳盗铃,假装平静。

  2006年1月30日 星期一 冷(大年初二)

  外面冷极了。

  我还记得往常遇到这种天气,莫文都会先起床替我把被角掖好,然后再把我要穿的衣服搁在暖气上烘一烘,最后才会递给我。

  可是今天却有些反常,早上依然是莫文先醒的,我懒懒得不想起身,他就一个人跑到
卫生间去洗漱,兴致勃勃的。后来还从柜子里取出几件衣服来站在镜子前比划,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深爱着的人,莫文那么遥远的兴奋,那么遥远的笑。难道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一点,都没发现,我的变化?

  男人,不会真那么健忘吧。

  我以为,我们都在掩耳盗铃,假装平静。

  “今儿可是陪你回娘家的日子,还不快起来收拾。”莫文从门外探出一个头来。

  于是起床洗漱,衣服是凉凉的,往昔不再。

  至于妈妈的那个家,对我来说是家也不是家。

  小泽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比我整小4岁。

  我妈在我2岁那年离开我父亲,隔一年后就和我继父又有了小泽。小泽是从初中以后开始和我这个姐姐联系的。

  那时我觉得,她很可爱,就像是一个跟屁虫儿,但后来我却觉得有点不对了,因为跟屁虫儿所到之处,总是麻烦不断。直到,那一年,跟屁虫儿和我同时爱上了一个男孩。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追我追了半年多,但后来不知怎的,竟也成了小泽的朋友。我们三个陷在夹缠不清的恋情里,我为此甚至病了好长一段时间,差点休学。

  幸好后来继父挣到一笔钱,送小泽出国
留学,才算是了结这段公案。

  小泽走了之后,我和那个人也分开了。如此三心二意之辈,让人如何托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